邓普顿的传奇不仅在于他曾是世界首富

文:李思吟 发布时间:2016-07-17 16:34

如果你只知道比尔盖茨和巴菲特捐了自己的财产,那你太OUT了,邓普顿一度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,早在盖茨和巴菲特前,他就把大部分财富都捐赠了出去。他是世界投资界的传奇,邓普顿的一生,生动地刻画了一个典型的清教徒投资者画像,勤奋、节俭、谨慎不贪婪。

人们津津乐道他的逆向投资理念时,没有人知道他每星期工作80个小时,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基金在开会前首先要祈祷,没有人知道他还是普林斯顿神学院45年的理事长,“付出即拥有”这是约翰·邓普顿爵士的座右铭。
今天让我们扒一扒投资之父的另一个身份——邓普顿基金会(The Templeton Funds)创始人。
伟大的慈善家-------
邓普顿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慈善家之一

他的第一个主要的慈善事业,是在1972年设立了邓普顿宗教发展奖。

1987年,他创办了约翰·邓普顿基金会,希望在科学领域使用的手段也能够应用于灵域的研究,支持在爱、宽恕、创造性、以及宗教信仰的源头及本质方面的学术研究,比如理论物理、宇宙理论、进化论、认知科学。目前这个基金会管理着15亿美元,每年发放的研究资助达7000万美元。同年,邓普顿因他出色的慈善活动,包括他在牛津大学捐赠成立邓普顿学院,被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授予骑士称号。

1992年在出售了邓普顿集团的共同资金后,约翰·邓普顿致力于开发新的方法来创造价值,促进慈善事业的进展。

2007年并被《时代》杂志列入100名最有影响力的慈善家。
基金会成立之初称,期待撇开教义和个人的宗教信仰,邓普顿先生希望寻求那些能够用自己的方式理解神学中的谦卑(Humility in theology)的人。

因其他人可能很难理解,之后则被翻译成“科学与重大问题”(Science and the Big Questions)

这个概念复杂且抽象,在邓普顿基金会的主页上,放着他的一段话:

生存的最好方式是什么?上帝有多宏大?有限的生命如何与无限相连?上帝创造天地万物的目的是什么?我们要如何才能对其目的有用?这些永恒的问题曾经激励过很多时代人们,同样也激励着今天的人们,将人类的灵魂与哲学和智慧之爱连接起来。

   ——约翰·邓普顿

通过邓普顿先生的话以及该基金会具体资助项目,我们可以进一步了解其资助研究的倾向。

邓普顿基金会的资助遍及研究项目、培训项目、出版、会议等等,在中国进行学术资助活动始于1994年。最初,它资助北京大学哲学系与“美方学者”共同发起的“中美哲学-宗教学研讨会”。2002年,美国神学与自然科学研究中心携该基金会的资助,在北京大学、复旦大学等地召开了“宗教与科学”国际论坛。以其资助的两个项目为例来看:

“科学、哲学和信仰:中国学者计划”项目

这个项目于 2005年启动,由美国加尔文学院获得。该项目的目标是,“在中国产生一个成熟的有关‘哲学、科学和信仰’的交流体制,用以训练学者,强化对中国大学生的教育,并维持和深化在中国的调研。该项目先后在武汉大学和复旦大学开展了“科学和宗教”系列讲座。以“科学与宗教的对话”为主题,来理解宇宙和人生的根本意义。

“中国宗教与社会” 研究和培训项目(CSSP)

2009年,美国普渡大学从邓普顿基金会申请到一个项目,题为《中国人的灵性与社会项目:研究和培训的启动》。该项目不仅为中国学者的宗教社会科学课题提供研究经费,对研究人员进行系统培训,还为开设宗教社会学课程的大学教师提供暑期进修班。
付出即时拥有

1968年,为了避税以及远离华尔街的噪音,邓普顿宣布放弃美国国籍,长居巴哈马。他认为,如果一直待在曼哈顿,所见的人、所谈的事和其他人一模一样,要想进行逆向操作就变得无比困难。

但是他仍然努力工作,即使在丧偶鳏居、独力抚养三个孩子的八年里,也是每星期工作80个小时。他自己估计,除去宗教节目,一辈子总共只花了84小时看电视。 邓普顿把自己的工作看作是一个投资者对他“神圣的信任”。

他外出旅行从不乘坐头等舱,即便服装或家具,他都以“价值投资”的观点去购买。同时,由于年幼时看到家乡许多人只借了很少的贷款,但最终还是失去自己的农场,他从来没有为自己的任何房产做过按揭。

2008年7月8日,邓普顿在巴哈马拿骚逝世,享年95岁。据邓普顿基金会的发言人表示,他死于肺炎。

无论金融投资还是慈善事业,邓普顿一生精力都用在鼓励心胸开阔、思想开放上。实际上,他本人的成功正是得益于独立思考,在外人看来是特立独行。他的一生极大地影响了整个世界和后续的时代。

最后,送上邓普顿先生的一句话:

How little we know,How eager to learn

news-ad2